研究:老年人消极衰老看法,对其配偶有影响

十一月 6, 2020
Contact: Debing Su debingsu@umich.edu

Wife Talking To Depressed Senior Husband At Home. Image credit: iStock

项最新的研究表明,当老年人对衰老的自我看法变得消极的时候,这不仅会导致自身健康下降,其配偶的健康状况也会随之下降。

美国密西根大学和中国浙江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老年夫妇的健康影响存在性别差异。调查表明,丈夫对衰老的自我认知与妻子的抑郁症状有关;而妻子的看法与丈夫的身体残疾、功能受限和慢性疾病有关。这份研究发表在《衰老与健康杂志》上。

以往的研究集中于老龄化自我感知如何影响个人,而非延伸至配偶。研究人员表示,总的来说,老年人负面的衰老信念可以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影响心理、认知和行为。研究结果的合著者,密西根大学社会工作教授李慧玲(Lydia Li)说:“因此,这些信念可能成为现实。”

研究数据来自健康与退休调查(Health and Retirement Survey),具有全美代表性近6000名年龄超过50岁夫妇。分析针对六个健康领域:身体功能障碍(或具有挑战性的日常任务,例如穿衣和进食),功能表现(测量了十几项任务,例如行走数个街区或坐两个小时),慢性病,抑郁症状,认知功能和自测健康。李教授说: “通过检查多种健康结果,我们的目标是了解自我感知衰老在老年人健康中的作用。”

对衰老的负面自我认知较少的女性更有可能勤奋地采取促进健康的行为。这意味着她们很可能扮演健康专家的角色,并鼓励丈夫寻求医疗保健并坚持治疗。

当女性对衰老的负面自我看法较高时,她们照料自己和其他家庭成员的可能性就较小。因此,她们丈夫的健康,尤其是身体健康会受到不利影响。

但是,研究人员说,妻子的抑郁症状,而非身体健康状况,对丈夫对衰老的负面自我认知更有影响。研究的另外一个主要作者,浙江大学社会学系的教授罗梦莎(Mengsha Luo)
说:“丈夫对衰老的自我感觉与妻子的身体健康无关,这一事实进一步证明,通常是妇女在夫妻关系里担当护理工作。”

这一研究结果显示, 社会及制定旨在提高成年人福祉和改善健康的计划及政策时,应注意对配偶伴侣的影响。李教授说,例如,当丈夫在身体健康面临巨大挑战时,采取干预措施来提高丈夫以及妻子对衰老的自我认识都会有所帮助。

同样,当妻子表现出抑郁症状时,干预措施应包括减少自己和丈夫对衰老的负面自我认知。正如先前的多项研究表明,许多成年男性不愿承认自己的健康问题或寻求帮助,这可能是由于人们认为男性气质会因健康问题而受到威胁。罗教授说:“对于这些男人来说,可对其配偶做‘工作‘, 从而达到对夫妻都有利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