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的影像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三月 3, 2015
Contact: umichnews@umich.edu

4年前,贺威玮(Joseph Ho)在加州圣地亚哥的中国历史博物馆工作时,有一位老人入内询问如何将自己的卷轴、鼻烟壶以及来自中国的艺术品捐赠给博物馆。

他把那位老人引见给博物馆总监,也从旁聆听老人讲述自己1934年生于中国的一个美国医学传教士家庭的故事。 贺威玮很感兴趣,因为他当时正在写关于西方记者在战争时期的中国的论文,他询问老人是否有图片。 那位老人回答:”我有不少,如果你想看,欢迎到访。”

贺威玮很惊喜地发现了200多张图片及一些影片,这些影象呈现了新中国成立之前,军阀抗战中日战争及国共内战时期的日常老百姓生活,为那段历史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之后,那位老人将贺威玮介绍认识另外两个同为医学传教士的家庭。 最后他收集了2000张图片,大部分为彩色,以及1920-1950年代早期,总共3小时16mm胶片的影片。

贺威玮,密歇根大学在读历史系博士生说:”最让人印象深刻是1930年代-40年代在中国的美国家庭图片。 传教士一边工作一边抚养家庭, 所以你能看到生活与工作混合的照片。”

而影片展示了传教士在北京打雪仗,给病人拔牙、检查眼睛,以及医治肿瘤病人,中国喧嚣的集市、卖油条的小贩等。 或许最独特的片段是1949年,一大群基督徒,包括中国人与西方人,在北京天坛进行复活节庆祝活动。而这种景象,在当今的中国是大可能出现的。

这些材料成为贺威玮在密大的博士论文题目,他打算把影像、美国文化与在中国的基督教联系起来。

密大历史系的副教授Par Cassel,表示贺威玮所发现的收藏独特在于彩色图片数量之大、拍摄时间及地点均有完整纪录。如果缺乏拍摄的明细,学术上会失去很大的价值。”将这些图片影像电子化并向公众开放会引来全世界的关注。” Par Cassel说。
大多数学者关注外交家、外国商人及他人所拍摄的图片,很少关注传教士所摄,因为许多人认为传教士的视角具有传教及展示西方霸权主义的意味。不过这种态度在中国逐渐转变,许多专家称,在中国的基督徒比共产党员多。

传教士深入人民的生活,说着很好的中文,到达许多旅游者不会涉及的偏远山区。 “他们在去中国之前以及在中国期间都有很好的中文培训。 他们真正与当地人居住在一起,所以他们有非常好的当地人视角。” 贺威玮补充,”在今日的中国,很多人在考察传教士在中国国内及帮助建设现代化项目的影响。他们除了建立教堂及学校,还对建设医院起了重大的作用。”

因为战事,传教士很多时候中止了拍摄。其中一个传教士Dr. Ralph C. Lewis,被关在山东的一个日本囚犯营中,他给1924年奥运冠军李愛銳(Eric Liddell)治疗,李艾瑞是第五十四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烈火战车》的主人公原型。 在国共内战的几个月前,传教士们也因故停止了拍照。贺威玮表示他们可能顾虑到人身安全,或者没有多余的胶片,或者在影像在离开中国的时候被充公或丢失了。

在共产党取得国共战争胜利后, 一些医学传教士被要求放弃传教,贺威玮说:”在我所收集的图片里,有张图片的主人公就从窗台被扔出去。人们说他是自杀的,但是其他传教士怀疑他是被杀害的,因为他不愿意与共产党合作。有些医护人员随后到国营医院工作,从传教士开办的医院过渡到国营医院,他们都适应得不错。”

贺威玮所遇见的那位老人是Dr. Richard Henke, 已退休的病理专家,现居加州。 他提到他已经去世的父亲Harold,如果知道图片有如此高的学术价值会很高兴的。 “我父亲是个很开明的人。如果知道这些图片在家中或者在机构有任何的用处,他都会很高兴的。”

Richard Henke的父亲在离开中国前,所纪录的最后影像是天安门城楼上挂着毛泽东与朱德的画像。当时正值新旧中国过渡期,从影片看来,广场非常安静,驴车与人力车在广场来来往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