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政访谈:女权五姐妹被捕事件及中国女权运动走向

5月 14, 2015
Contact: umichnews@umich.edu

王政访谈:女权五姐妹被捕事件及中国女权运动走向王政,密歇根大学历史及妇女学系副教授。

Q: 王老师,请您谈谈被释放的五位女权主义者现状?
我们很欣慰看到五名女权主义者于4月13日被全体释放。但是她们现在还不是自由人,处在取保候审的状态,仍是犯罪嫌疑人。
她们本就不应该被抓,这是一场政治迫害。 她们只是在普及男女平等的基本国策,做普法教育。反对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骚扰,提高大众社会性别觉悟法律意识,这是很好的倡导活动。 谁知道就这样被抓了。 最让人愤怒的是, 警察自己找不到罪证,就以”聚众滋事”无须有的罪名扣在她们头上。她们都没上街哪来的聚众滋事呢?警察感觉难以下台后,就提及她们3年前”占领男厕所”是聚众滋事。真是荒诞至极!”占领男厕所”行为当年可是广受各大官方报纸和各级政府的支持,并且在许多地方产生了积极的公共政策效应,不少地方政府开始关注公共场所男女厕所的比例问题。

当她们被拘留引起国内外呼吁释放的行动后,我见有些舆论在说这五名年轻有为的女性是被外国势力操控。这不是想去吓唬支持她们的人嘛?这甚至会把体制内想支持这五名女性的人也吓跑。 我就写了篇文章通过微信传播,来分析到底是什么样的外国势力,支持她们五位的势力-就是全世界女权主义的力量。 而当今国际社会反对女权主义势力的是这几种势力:塔利班恐怖主义者和各种宗教原教旨主义(包括印度教、伊斯兰、天主教、基督教等原教旨主义)。中国政府可是打算和联合国一起召开全球妇女峰会的,而全球妇女峰会,如同二十年前的世界妇女大会一样,都是全球女权主义势力的具体表现。所以警方和任何居心叵测地使用”国外势力”一词的人,都有必要表个态:你们是否打算站在宗教原教旨主义势力一边来把全球女权主义势力界定为你们的敌对势力?

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警方对待这五名女权主义者的方式本身就是犯罪。 武嵘嵘在看守所期间,曾受辱骂,说她是人渣,害得男的讨不了3,4个老婆。甚至还有警察威胁她,说要把她捆起来,丢到男牢里去让男犯人轮奸!释放后,警方来到杭州,将一个旅馆布置成审讯室一样,问来问去的都是那些她已经在看守所重复说过的话。 期间还留下她一个人,对她破口辱骂。

这暴露了中国执法部门当中憎恨女权,反女权的心态,恨不得退回到封建社会里,男的三妻四妾,女人关在家里不要去抛头露面的状态。 中国真的需要搞男女平等啊,去除这些余毒。 我们不是倡导中国梦吗,中国梦肯定不是倒退到封建王朝的梦吧?

除此,我还看到连同呼吁支持释放这五位女权分子的相关人士,都上了警方黑名单或者在监视下。

Q: 那王老师,那您也在警方的黑名单上?
我肯定上了黑名单。我写了不少东西。因为这些都是警方错误,需要指正出来。这错误太丢中国人的脸,坍中国政府的台。错误纠正得越早,国际舆论造成的损失就越少。

Q:您还回国吗?
当然,我不会改变我的任何学术活动计划。我没有任何罪行,我没必要自己去限制我自己的公民权利。 如果警方要再次挑起一次国际大范围舆论或者解救行动,那就来抓呗。

这里有个app, 叫”I’m Getting Arrested” (我要被抓了),如果我无故被失踪,按下这个按钮,我世界各地的朋友们会立即都知道。当然诬陷的可能也存在,区伯不是”被嫖娼”了么?我一个女学者,人家对我栽赃诬陷也需要动一番脑筋,各种名目都是可能的。有中国朋友根据以往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什么有在行李中放违禁物品啊,盗窃了你的证件阻碍你离开中国啊(武嵘嵘的身份证不就是给警方”被搞丢”了?以此限制她行动自由),等等手段不一而足。但几十年来我每年回国做学术交流都没有任何问题,如果这次出了意外,那不管什么栽赃诬陷手段,作为对我公开批评警方的报复手段 都将是显而易见的。我也请好了律师以防不测。

对于我来说,孩子都独立了,我没有什么可担忧的。做社会研究的人,能进去(监狱)实地考察一番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监狱的环境是很苦,我是个草棚都住过的人,这不算什么。人生甜酸苦辣都能体验一番,增加社会阅历,也是幸事。他们也许会希望以恐吓来达到封口的目的。但那将是徒劳的。当然我希望警方不要一错再错,错上加错!而是应该知错就改,纠错越快越彻底就越主动。

Q:王老师,您在整件事情中,您都看哪些变化?
女权早已是全球化,只是主流媒体甚少报道。 我特别欣慰看到是年轻一代,还包括一些男性,为这件事情所做努力,包括写文章, 参加呼吁,传播信息。我很受他们的鼓舞。当然我也清楚了解,这样的人在全部人群中的绝对比例是比较少的。
在体制里,支持社会公平正义的人还是有的,要不然这女权五姐妹不会同一时间释放。

Q:王老师,您之前表示这次逮捕让女权工作没法做下去。现在她们释放出来了,您表示女权活动更加活跃,请您解释一下?

她们被抓,的确起了震慑作用。 原本一所高校要举办职场性别歧视的讲座,她们被抓后,忽然间女权成为了敏感话题,活动取消。 所以我需要站出来说话,让相关人士表态,女权主义是否非法?你是不是要站在塔利班恐怖主义者一边,说女权主义是敌对势力?如果不界定清楚这个问题,那么多年来推进男女平等的草根组织,就会带上个”政治上有问题”、”跟政府做对”的帽子 。但是她们不是啊,她们只是在贯彻执行国策。

我是个历史学者,我有责任站出来,站在历史发展的角度,去梳理问题。 环球时报那篇文章尽管有不实报道的问题,但也是有正面作用的,它声明女权不是敏感问题,中国政府是支持女权的。 那就好啊,那就纠正抓女权行动者的错误呀。

她们释放后,我看到个蓬勃的现象。就是大家对北京西城区民政局性别歧视海报的批评。可以看出年轻人的女权意识,她们并不一定需要站出来呼吁释放五姐妹,但是大家的批评代表了女权的立场和觉悟

中国社会现在弥漫着性别歧视,这个海报暴露了连体制内的社会性别话语都是对女人做的歧视性规范。
中国向现代化进程,是要打破男尊女卑的局面,让女人从禁锢中走出来,参加公共事务。 我从历史的的角度上看,我们在社会性别公平领域上如何走,决定了中华民族是否向前进,绝不是件小事。

Q:那你所看到的趋势是什么呢?

过去30年是十分矛盾的发展。
经济发展加上计划生育政策,让一大批女性拥有非常多的资源实现个人发展。
以前在农村家庭,如果有兄弟姐妹,都是姐妹辍学去劳动,用血汗去供兄弟上学,娶妻造房子等。 这样的故事也仍在发生。不过现在多了另外一个故事:富裕的农村地区,男孩女孩都供去上学。

在城市,都是独身子女,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6个大人围着一个小孩转,都是小王子,小公主。他们从小养尊处优,哪里会受到歧视?毕业后,一大群优秀的青年女性涌现出来,与男性在社会上竞争。 在这个就业竞争激烈的社会, 掌握权力的男性就会去制造话语,逼着女性去结婚,制造剩女危机,说什么女人最大的本事就是生孩子等贤妻良母论,实际就是剥夺女性的发展机会。

Q:您想对年轻女性传达什么讯息,无论她们是否是女权主义者?
人生路是各种各样。我并不是要所有女性都去做成功的职业妇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我很赞同老一辈女权主义者的观点—经济是基础。经济独立才有人格的独立。你把自己的一生赌在一个男人身上,这个风险太大了。在经济上独立了,你喜欢在家做饭,愿意在家照顾孩子都可以。做自己的主人,不被任何人掌控, 这样才能在人生中走得远,少一些伤害。

Q:最后,请问您有什么补充?
我期望政府能尽快撤销这五姐妹的罪名。如果她们罪名一天还在,全球关注不会终止。 习近平主席9月访美, 他将在纽约联合国妇女峰会讲话。而全球女权组织,是非政府组织,谁都不怕,想怎么抗议就这么抗议。这支力量是必须重视的。我期望五姐妹的莫须有的罪名在这几个月完全撤销,要不然到时候的局面会很难堪。峰会能否开起来都难说的。